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文化研究> 周祖农耕文化> 正文内容

周旧邦木牌坊 华夏故国遗踪

一次偶然的机会,与市旅游局史科长陪同中国旅游报资深记者于先生,观瞻了位于庆城县南大街原水务局巷的周旧邦木质牌坊,牌坊为纯木质结构,历经千年风雨侵蚀仍然完好无损地屹立在庆州古城玉垒浮云中。

据史料记载,明孝宗弘治十八年(公元1505年),为纪念周先祖不窋率领族人来庆阳之后,继承先祖遗风,大力发展农、林、牧业,开辟庆城东川(沿东河)、西川(沿西河)的土地种植庄稼和花草树木,提倡豢养多余家畜,在庆阳艰苦创业,使这片地处戎狄之域的纯牧区变为以农业为主的半农半牧区,开创了华夏农耕文化的先河,奠定了周王朝发祥的基础而建立的纪念牌坊。历代达官贵人、文人墨客及当地人民群众拜谒陵墓,歌功颂德,为周人树碑立传,凭吊祭祀周先祖、自成庆阳八大景之一的“周旧邦”木牌坊。木坊为门洞式纯木质结构古建筑,坐北向南,四柱三门,东西长14米,南北宽4.2米,高12米,占地面积大约为70平方米。牌坊以四根通顶立柱支撑,立柱前后砌有一对人字型辅助支撑石桩,主体为五层斗拱叠塞镶砌负托结构,坊顶覆有青瓦,上饰五脊六兽及花纹等,檐下正中镶匾,匾面正书“周旧邦”三个大字。清光绪年间、中华民国和共和国建国初期都曾多次进行修葺。

这是庆城县仅存的真迹文物之一,成为庆城沧海桑田的历史见证。因其结构独特,建筑思维缜密,吸引了不少古建筑专家和工程人士前来观瞻研究游览。牌坊上面呈蜂窝织布状排列,特别神奇奥秘。经700多年的风吹雨打,毫无走缝裂痕,研究斗拱卯榫结构的仿古建筑专家和建筑工程人士想知道是怎么套在一起的木头零件,特请来全国各地著名工匠观瞻研究,木工匠人无论从哪一个角度都看不出这牌坊是由多少块木头建成的,也参不透这样的卯榫结构是怎么样套起来的。要学习其中技艺,还拆卸不开,真是望牌兴叹,不得妙法。多少画家想照原样画下来,无论怎么样看笔也画不出原来的模样,只有摄影者可摄下它的模样。人们只能站在这一著名的牌坊下边仰慕它的全貌,只能心领而不能神解它的神奇造化。

翻开史卷,聆听当地百姓对周人代代口传的传说,编纂老庆城人有关周人方国部族故事野史,加之一些不成熟的陋识,源自《诗经•大雅•文王》的“周虽旧邦,其命维新”一句点出筹建木牌坊的缘由,这里本为周人故地,这才是立牌坊的真实意图。周先祖在庆阳留下了许多历史遗存,在庆城县主要有东山周祖陵、周老王鞠陶陵、周庆阳行宫、周旧邦牌坊、鹅池洞、斩山湾、凤凰城等,周祖遗踪至今仍然备受庆阳当地人推崇。当周先祖不窋在庆阳的土地上洒下第一把谷子,将先进的中原农业和当地炎帝时期遗留的刀耕火种的农耕文化相结合,创造了比较先进的以“二牛抬杠”形式为主的华夏周祖农耕文化,将原始的拉荒点火、刀耕火种变成连片播洒耕种的比较先进的农业形式时,社会生产力向前大大的推进了一步。尤其在第二代周先祖鞠陶主政后,亲自放牛、养鹅、种地,如今,庆阳城东还留下了周先祖养鹅的遗址—“鹅池洞”、放过羊的“天子沟”、骑马出巡的“白马涧”、耕过地的“天子沟”。继鞠陶之后,其子公刘继位,因苦于戎狄侵扰,于是带领部族越过马莲河,带领族人走上董志塬,继续向南开发。这在《诗经•公刘》、《史记•周记》都有记载。公刘南迁后,周人的后裔在庆阳北关建有“周帝行宫”。庆城东山,是周祖不窋陵墓所在。如今这里开辟成国家4A级景区,每到节假日,石油职工及其家属子女,庆阳各界人士和当地老乡都登高游览,观看古陵美景,借地势之高看庆州古城楼群林立,各处建筑栉比鳞次,机声隆隆。这座原长庆油田石油城,地下的石油波浪涛涛,地上的东西二河波光粼粼,一派迷人景象。

打开网站,搜寻周先祖及其方国邦族遗踪,陪同贵宾和游客听周祖陵景区讲解员一遍遍讲述着周人方国部族的故事和历代周先祖伟大功绩,远古时期的周先祖带领族人,从举步维艰,到睦邻友邦,艰苦创家立业,定邦立国艰难前行,一步步向我们走来。

据周祖陵景区后稷八蠟殿、姜嫄聖母殿二庙主持香火的两位师傅和景区讲解员叙述,远古周人始祖名叫弃,弃就是丢弃的意思。弃是个被丢弃了多次的孩子。弃的父母曾把他放在荒郊野外,放在野树林,放在雪地沟滩等处,都没有冻死饿死,不仅他的生命力非常顽强,而且狼虫虎豹甚至连飞鸟都来保护他,给他喂奶、取暖、遮风挡雨。弃被他的母亲姜嫄丢弃了三次,但每次他都平安无事,就把他抱回来三次,人们都认为这个孩子是天上神仙下凡,有神灵暗中相护,就把他养大成人。帝尧听说后,任命他为首位农官,名称叫后稷。此后,农官 “后稷”一职,一直由弃的后人担任,时间长了也就以官职称人名了。数百年后,到弃的第十五代孙不窋时,此时,夏王朝的孔甲在位,孔甲荒淫,与任后稷一职的不窋发生了激烈冲突,不窋为自保,不得不放弃朝廷职务,逃亡 “戎狄”之间的庆城,躲了起来。

当时,不窋沿泾河北行,来到今天的庆城附近。这里是董志塬的北端,泾河支流从此流过,水土丰美,适宜开发农业。再加之戎狄尚未强大,他便在此安身。在盟友方国部族的支持下,不窋成功定居在庆城,韬光养晦,暗中积蓄力量。在庆城,周部落经历了不窋、鞠陶、公刘三代先祖的治理而更加昌盛。

周人在庆城一带蛰伏了半个多世纪后,到公刘主政时期,终于等来了一次千载难逢的机会。夏王朝统治日渐衰败,以玄鸟为图腾的东方部落——商乘机反抗,最后夏桀自焚而亡。天下大乱了,公刘果断率领周人南下。这次,公刘经过慎重考虑,选择在豳地作为根据地,也就是在今天董志塬的南端,气候比较湿润,年降雨量多,深厚的黑垆土为周人们的精耕细作提供了得天独厚的条件,公刘吸取了他祖父不窋的教训,将豳地作为根据地,苦心经营。豳地东距关中两百多公里,进可攻关中平原,退可固守豳地,局势不利则可退回庆城,军事地理位置极佳。这就是《诗经•大雅•公刘》诞生的大背景。古豳国在全盛时期,疆域相当广泛,总体包括了今天的庆阳的宁县、正宁、陕西的旬邑、长武、彬县等地。豳国自公刘后,传九世,到古公亶父时再次迁移,在宁县活动的时间前后长达四百余年。“古公亶父,来朝走马。率西水浒,至于岐下。”(《诗经•绵》),古公亶父率姬姓氏族二千乘,选中了今天的陕西岐山,也就是宝鸡市周原一带。而周人的三次迁徙定居之地,都称为豳地,庆阳古称为北豳,陕西旬邑一带就是南豳,宁县则是豳都。至今,每逢公刘圣诞,即农历三月二十八这天,陕西旬邑、长武、彬县的人们都推出代表,前来董志塬的公刘大殿进行觐拜。数千年间,周人留下的血脉生生不息,百家姓中818姓中有414姓都是由周族姬姓演化而来。公刘带领方国族人及追随他的民众,利用董志塬南端有利的自然条件,大力开展农业生产,留下了大量的传奇故事。至今,《诗经》中还有一个篇章说的就是公刘带领人们从耕种到收获的全部过程。

周人从岁寒到春耕,整日忙碌。妇女在家种桑养蚕,纺线织布,男人外出狩猎。人们在一年将尽的时候收拾房屋,在秋收时节为主家采摘果蔬,酿制果酒。而自己的日子过地颇为艰辛,为准备过冬的食物只能是瓜、瓠、麻子、苦菜等野菜。他们先要干完主家的活,才能打理自己家的茅草屋。虽然艰辛,但人们意志很坚定。强调苦,并不是怕苦。周人在这块土地上顽强地生存,这片深厚博大的黄土地滋养了他们。周人,也形成了宽厚博大、包容一切的品格。因而,周人同周围各个方国部族关系极为密切;往来中形成的礼仪往来,奠定了周人与诸方国顺应自然生存空间的生态创造,这也是后来周武王讨伐商王帝辛时,众多方国部族追随的原因。周人施礼于方国部族,以礼教化国人,以礼统御天下,周人以礼得天下,周人以礼行天下,从而孕育了周基的根本。周人夺取天下后,依旧宽宥了帝辛的儿子武庚,并优待以微子为代表的商朝遗臣。可见,周文化的博大与宽容,礼兴于周,周兴于礼。人命在天,国之命在礼。同样夺取了天下的关陇秦人依靠自身之力,以坚韧不拔之精神,在统一国家之后,对待六国王室与周朝对待商朝是两种截然不同的处置措施,这也是周朝八百年治天下,秦朝二世而亡的原因。陇原是博大宽容的,周礼的形成始于庆阳。陇人是坚韧不拔的,礼仪才是大周敬天法祖、注重民生的立国之道,惟其如此,才能走出周人,建立周朝这个庞大的中华帝国,从而揭开《诗经•豳风》的谜团,它是一个大帝国崛起的根基所在。


收藏】【打印文章

相关文章

    暂时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