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文化研究> 周祖农耕文化> 正文内容

千年鹅池古洞 华夏文明遗存

庆城南街陇东中学对面古城墙边,有一处胜景“鹅池洞”,据世代居住在庆城的老人们讲,是传说中周先祖不窋养鹅的地方而得名。一次偶然的机会,有幸同县旅游局研究古城墙建筑的张师傅和市退休老干部研究上古庆阳历史的窦老师傅一起,观瞻了这处庆阳的人文胜景。

从南街县信用联社旁的一条小巷进入100多米处,有一处正在被拆迁的纵横数排砖木安架房屋的残垣断壁旁,立有两块碑:”庆阳市文物保护单位”“鹅池洞遗址”。向前十几米的地方,有一用鹅卵石镌砌的古洞,洞顶嵌有一块石匾,上刻“鹅池洞”3字,根据匾上标注为清宣统元年重建。该洞从上至下,洞顶至洞两侧全部由河卵石拱形嵌砌而成;入洞路面台阶5级一组,基本上用的是巨型石条铺设,层层向下延伸,全长37米,伸至院内平台有一亭台。据张师傅讲,这是庆城有名的“庆台晴雪”胜景。落在此处的冬雪整个冬天不融化,为庆城居民及古往今来多少文人墨客、达官贵人沓止观景咏雪的地方。穿过这处罗圈庄的东侧,有几株明清时期的苍松翠柏,它们经历岁月的风雨,人世间的沧桑,朝代的兴亡蜕变更替,依然守护着大周王朝最后的这处风水宝地龙脉。再往下走共有两个平台,进入第一个平台处,建有一幢现代仿古建筑临川阁,据讲里面藏有加固重修鹅池洞时出土的部分文物。进入第二个平台,到了下洞入口处。下洞全长29米,由石条嵌砌而成。越过四道洞门,穿过空旷天井,踏过陡峭天梯,就进入了通往柔远河的石洞底部。底洞长15米,高8米,宽3米;洞顶由历朝各代不同时期形状各异的青砖分段箍拱而成,两侧则从砂砾层挖出的。坚硬的岩层,青砖的箍顶,看得出来古人为挖鹅池洞付出的艰辛,也反映出不同时期日月沧桑变迁,朝代轮回更替;随着每段洞顶坍塌加固,洞底水涨水落湮没掏深,洞天建筑风格工艺各异,刻录了古代劳动人民的勤劳智慧和巧夺天工的独具匠心迥异不同。洞内箍拱的青砖大小长短形状别具风格,箍拱段层次的错落有致各具特色,反映了各个历史时期的经济文化建筑风格内涵的不同。洞池碑文中记载:唐代庆州知事李兢首次扩建修葺,宋代庆历七年、熙宁元年、明代正德九年、嘉庆二十年和清代乾隆、光绪等年间都曾经加固和修缮过。

在洞内靠近柔远河不远处凿有方形水池一口,池底与东河贯通,再往前走就是取水口了,这是一个高2米多,宽不过1.5米左右的口。为了安全,人们用水泥做了方框。小心地探头向下看,洞外别有一番天地和风光,粼粼的东河水缓缓流过,鹅池春水呈显眼前,河对岸药王洞养生小镇人造景观倒映在水中央。

周先祖不窋在夏朝太康年间丢失了农官,从朝堂坠入朝野,由官变民,一路从陕西武功逃难来到庆阳,成为百姓的他,带着家族人在如今鹅池洞遗址的地方,凿地洞,修庄舍,挖地道,修沟渠,引河水,既解决了人畜饮水问题,也解决了安全防卫隐患,在取水洞养鹅既能观察水质的变化,也能及早发现敌人偷袭,鹅看家护院机警灵敏程度远远超过其它豢养的家畜。水是黄土高原上人们的命脉,有了水源,就立于不败之地了。周先祖不窋避难于此,在落难中能够和当地土著人、游牧民和睦相处,融为一体,将土著人与游牧民社会生活风俗习惯与宫廷礼仪相结合,演化成了周人特有的家族礼仪文化;将朝廷的君臣关系与当地人老幼尊爱有序习俗相结合,演化为周人的孝道文化;将先进的中原农业和当地炎帝时期就形成的刀耕火种农耕文化相结合,肇创了二牛抬杠比较先进的农耕文化;经过周先祖不窋、鞠陶、公刘三代人在漫长岁月里,逐渐与当地人交往融合形成了周人特有的文明礼仪和孝道文化。有了比较先进的华夏初期农耕文化,周人逐步由衰败转向复兴再走向辉煌。当他的家国天下成为整个中华民族的一部分时,他的礼仪成为华夏文明古国礼仪之邦的组成部分;他的孝道文化成为整个华夏民族的道德取向和行为准则规范;他的农耕文化成为世界文明之一的重要组成部分。这里的鹅池洞是周人的历史转折点和新的起始点,华夏文明从这里开始,鹅池洞是它留给后人凭吊古国文明的遗存。因鹅池洞历史悠久,恒古至今远近闻名,故此历代官吏和文人墨客多有往来,或观景吟哦,或携友酬唱,留下不少清词丽句;兼以佛、道、儒各教徒于庙宇顶礼膜拜,愈显繁盛景象。因此,鹅池胜景名震遐迩,千百年来成为陇东人民向往的胜地。在旅游事业蓬勃发展的今天,鹅池洞以它古老而神秘诱人的魅力,将会吸引更多探奇揽胜的旅游者。


收藏】【打印文章

相关文章

    暂时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