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文化研究> 黄土民俗文化> 正文内容

婚嫁丧葬习俗

  庆阳地区自古以来深受中原传统文化的影响,在婚姻制度上基本上实行一夫一妻制,少数达官贵人、富裕商户、地主财东有纳妾现象。在婚姻形式上,以聘娶婚为唯一标准的婚姻形式。此外,买卖婚、交换婚、掠夺婚、续嫁、童养媳等也零星可见。

  在全国解放前,男女之间的婚配原则主要是门当户对,年龄相当,严禁同族近亲之间的婚配。受特定政治、经济、文化等各方面条件的限制,以聘娶婚为主要形式的婚姻几乎完全取决于“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极端少见的自由婚被视为“伤风败俗,不恭不孝”,受到普遍的责难和非议。由于地处偏僻,人口稀少,本地一直有早婚的习俗。直到解放前夕,当地男女的普遍结婚年龄在十五六岁,甚至更小。共和国建立以后,根据1950年颁布的《婚姻法》,明确废除了封建包办婚姻,买卖婚姻,提倡男女平等,自由恋爱,将结婚年龄定为男20岁,女18岁,并且确定了结婚自愿、离婚自由、寡妇改嫁自由的婚姻原则。从此,婚姻关系以在政府登记,领取结婚证书为准,规范了婚姻制度。此后,逐渐由封建包办的聘娶婚向以自由恋爱的自主婚过渡。七十年代以来,政府大力提倡晚婚晚育,将结婚年龄推迟到男25岁,女23岁。八十年代新婚姻法又规定结婚年龄为男22岁,女20岁。在陇东经济文化相对发达的西峰城区,实际结婚年龄已越来越大于这个标准。

  就西峰一带而言,传统的结婚形式一般包括以下程序:

  相亲:经媒妁牵线,互通男女双方的基本情况,年龄、生辰八字等,大体相互同意后相互探视家室,进一部了解各自的家庭情况。届时,男方需给女方一定的钱物,称“遮羞钱”。

  订亲:经双方一定程度的认识和了解,生辰八字属相相配,均无异议时,由男女双方家长做主,选定吉日订亲。订亲一向被看作婚姻关系中的重大程序,一般都在男方家中举行。男女双方要请来直系亲属参予见证。男方摆设酒筵,双方互换结婚礼物,男方交付彩礼,双方父母再以数量不等的钱币用红线拴系互挽,称“挂锁”。订婚仪式结束后,男女之间的婚姻关系即已确立,男女之间的来往从此就有了名份。七、八十年代以后,随着人们生活节奏的加快,很多人提倡节俭办婚事,订婚仪式有所简化,部分人家不再单独举行专门的订婚仪式,但订婚的程序却决不能省免,往往并入结婚时,在新娘娶进门拜天地前“补订”。

  纳礼:解放前,庆阳一带的纳礼程序非常复杂。男方通常要给女方送三次礼,称头程、二程、碎屑。每次主要送衣物、布帛、钱币、脂粉等。解放后,纳礼程序逐渐简化,聘礼大都在订亲时一次或分次交付,衣物在结婚时亲送,而且不再象以往那样的程式化。

  迎亲:即结婚。届时,男方选定亲友5—7人,备骡马、轿、车前往女方家迎娶新娘。董志塬风俗,新郎一般不亲往女方家亲迎。西峰解放前后,娶亲多讲究用花轿,没有花轿时,用八仙桌自制;五六十年代,多用马(公马),七十年代以自行车代之,八十年代以后,逐步过渡到用汽车娶亲。

  花轿(车)临门,女方专人迎接娶亲一行,热情款待。此时,新娘坐在男方带来的装麦子的斗上梳洗开面,称“上头”。女方依女子年龄,给所陪箱内放上钱币,称“押箱钱”,男方添入多于女方的钱币,谓之“兑箱钱”。另需根据事先约定,付给女方“针工钱”、“离母钱”。一切就绪,娶亲人用包袱收拾女方摆放在院子中的所有陪嫁物,但需要留一角不能折起。女方指派一定数量的亲友陪送新娘,称作“大客”,其人数多少不定,但均需奇数。大客中需有一名已婚,且需有男嗣者作为伴娘。起程时,伴娘扶新人上轿(车)。此刻,母女双双哭泣,称“哭嫁”,表达母女间的眷恋之情。陪送者中还需一名儿童作“押马娃娃”,常与新人同轿(车)并引。

  新人迎回前,新郎由舅家(小外家)和舅爷家(老外家)披红,再戴上新娘的红花同家人、鼓乐出迎。相隔较远处,新郎与新娘互换红花。轿(车)停稳,男方给足押马娃娃钱币,新人方能由新娘的姐夫或表兄背、抱下车、轿至堂前拜天地。新郎新娘入洞房时,需各自手端由女方家制作的特大馒头,谓“大馍馍”,抛撒糖果、彩纸屑,即“撒帐”。从堂前至洞房,新娘需脚不沾土,故此,地上要用布袋依次交换铺入,取“传宗接代”之意。近年,铺袋又换成铺床单或铺地毯的,也有由新郎直接抱入洞房的。“传宗接代”的寓意已日渐淡化。

  新婚之夜,同辈人闹洞房,以联络新人之间感情,新娘熟悉应该熟悉的亲友,并示性的启蒙。六十年代以来,耍房“耍”的日益因素居多。

  待客。婚娶作为人生大事,历来受到人们的高度重视。该日通常都必须准备两餐待客。客人幸临,先吃一顿饸饹面,谓之“喝汤”,到正午新人娶回后再开酒筵,称“座席”。筵席的饭菜花样因家景而有区别,有“十三花”、“十二楼”、“十全席”、八挎五“等等。酒席间,鼓乐喧天,主人及新婚夫妇轮流向来宾把盏敬酒致谢。

  回门。新婚第二天一早,新娘进入厨房亲手擀制细长面,向家人亲友展示技艺,称作“试刀面”。

  第三天,新婚夫妇双方第一次到女方家中,女方家中备上饭菜,新郎新娘带上四十个小圆蒸馍,到女方家中拜见岳父岳母,饭后当天返回,谓“回门”。

  坐十二。结婚十二天,新娘家中来人把新娘接回娘家住十二天,再由2-4人(送双不送单)送回婆家。

  七十年代以后,政府提倡节俭办婚事,一部分群众的婚事有所简化。但自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随着改革的深入和群众生活水平的提高,群众的婚嫁活动变得更加讲究和隆重。只是以往的繁文褥节有所减少,城市化的内容有所增加,一些家庭把酒筵也从家中挪到了酒店。

  丧,指哀悼死者的仪礼;葬,指处置死者遗体的方式。庆阳有史可考的丧葬习俗明显地继承和沿袭了中原丧葬制度的基本形式,反映了陇东文化与中原文化一脉相称的历史事实。

  以农为本的经济,决定了汉民族自遥远的古代以来就形成了视土地为生命,讲究人死之后“入土为安”的思想意识,土葬成为汉民族数千年以来的标准葬式。董志塬一带自汉代以来的坟墓形式为长方形竖穴加半圆形横洞,与人间基本的地坑院窑洞式住宅极为相似。贵族、富户也有在方形土坑下砖箍洞穴,而普通老百姓横挖土穴用于安放棺木。本区坟丘的形式最初为圆形,但近代以来则崇尚圆锥式。大约自古代社会中期以来,庆阳的墓葬中出现了石刻的墓志铭,用于记载死者的姓名、官爵、身份、生卒年月、生平事迹等,而广大平民则多用普通的砖以辛红书写、红纸(布)包裹成墓砖以代之。

  葬礼是殡殓死者、举办丧事、居丧祭奠的种种仪式礼节。自古以来,丧礼为汉民族礼仪中的重大礼仪之一,不仅等级区分严格,而且有许多繁文褥节,现就庆阳近代以来主要的丧礼仪式列举如下:

  初终。

  大凡老人临终,需剃头、舆洗、穿衣。董志塬及周围缝制老衣讲单数,忌用斜料,老人临咽气,儿女忌扶尸而哭,更不得将泪水浸滴于遗体。即时需有子女亲属在大门外烧“引路钱”。老人初终,即需从炕上或床上移至地上,通常用门板或棺盖头外脚内停尸,以公鸡缚之灵下守丧,两旁以麦草铺地,孝子开始守灵。

  讣告。

  遗体停放妥当,即由子女分别告知亲友乡邻,女请娘家,男请舅家。

  入殓:即将遗体安置于棺木中的仪式,又叫转板。董志塬及其周围地区对入殓是比较讲究的,转板又有“大转”与“小转”之分。入殓时,棺底除铺褥子外,通常均要铺以大红色棉布,然后将遗体移入。再用麻纸包“柏香”(柏树叶碾成的粉末)或柏木锯末(可用松木锯末替代),在遗体周围的红布下铺垫,直到遗体四周实落,谓“小转”;若不用麻纸直接用“柏香”或柏木锯末铺垫,直到与遗体到一个平面,然后将红布边缘沿棺材四周塞入,称“大转”。无论“大转”或“小转”,其基本要求都是要使遗体在安葬过程中保持稳定。入殓一般都在出殡前夜举行,此时忌吵闹、哭泣,讲究在夜深人静时完成。

  成服。

  家属去世,从报丧起,死者的儿子(俗称孝男)就必须服重孝而出。其他亲属的孝服则可稍迟。东门人的孝服依据与死者的关系有轻重之分,但却不十分严格。孝男(包括养子、继子、女儿、侄、侄女)需用粗麻布制成宽大的孝袍,不逢边,不订扣,用同质布条挽结。头戴背部直拖到地上的“搭头”,一并用麻线系腰。布鞋要用白布缦裹,一般是,第一个老人去世缦裹一半,到第二位老人去世时,整鞋全部缦裹。服孝期间,凡孝子均需鞋倒踏,直到遗体埋葬。孙子、孙女以下,只服“搭头”,缦鞋,不穿孝袍。其他五服内的亲属在服制上要求就更松一些。象外甥、外甥女、内侄等,仅戴孝帽即可。只有“请客”,服“双孝”(双层白布做成的孝帽)。

  设祭。

  设祭,就是陈设祭品、祭奠死者的种种仪式和活动,它贯穿于整个丧葬活动的始终。首先是悬挂“吊子”,摆放纸活,有五供样、七星件、十样锦、靠山、辅山、排楼、碑楼等种种形式。下葬前一天午后布置灵堂,并向死者供奉各种献饭、献果,称“陈设”。家境好些的家庭在陈设之后还要行“家祭”礼。家祭仪式繁褥,庆阳各地不尽相同。西峰人在丧事祭奠活动中注重隆重而简朴,不事过分排场和繁琐。最多于出殡前夜行家祭便礼。届时,请官、宾、经生(道士)、阴阳、唢呐(乐师),在孝子及亲戚中按亲属关系由远到近诵读祭文、念经超度亡灵。一般家祭依据孝子亲属多寡,祭文数量不等,通常需3—5个小时,家祭仪式的丧事,在安葬死者的过程中还有几次祭文,通通属于设祭的范围。

  打墓。

  人死之后,在所有后事中除棺木寿衣多提前准备外,“打墓”就成为其中一项极其重要的内容。七八十年代以前,庆阳人多以土墓为主。通常挖一长、深各7尺、宽3尺左右,前大后小的长方形墓坑,坑下横挖深7.5尺、高2.4、宽3.33尺左右的墓洞。近十年来,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逐步流行“砖箍墓”。“砖箍墓”与土墓在形式上一致,只是横穴用砖箍而成。横穴上方掏(留)一砖空,用于置放墓砖。墓砖用朱砂(或墨)书写死者姓名,生卒年月及生平事迹,所生子女及配偶等内容。打墓一般必经在安葬的前一天完成。通常由孝子每顿亲自送饭。而且每餐必须有烟、酒。

  出子。

  即出讣告、门告。就是以子孙名义将死者亡故日期、时辰等用白纸大字书写帖于门板上,置于大门外或路边,其目的在于告丧。出子时在已安放停当的门告前由全体孝子跪伏,阴阳先生诵读文告内容。

  安葬。

  即出殡。庆阳习俗,一般在第3日上午下葬,也有5天、7天出殡下葬的,具体出殡时间由阴阳先生算定。起灵时,由长子将灵前多日的纸灰瓦盒对准棺头摔碎,谓“摔纸盆”(现也有将纸盆随葬的)。随之孝子扯纤恸苦,长孙持“引魂杆”于柩前而引,吊唁亲友随赴坟地。七八十年代以来,由于墓地较远,人们始以车拉棺木出殡。下葬后,送葬者均须铲土堆冢,将丧棒按家中人口辈分插成数排,坟前用胡基(土坯,近些年一律用砖)垒成小屋状。烧纸连同祭奠纸活及守灵铺草一并烧化。送葬人等必须依原路返回,子女每晚需上坟挂灯,一连七七四十九天。

  全山。

  本是安葬后第三天,所有孝子上坟为亡者修阴宅划院落,最终完成安葬仪式的一道程序。但近几十年来,多数在安葬的当天下午即行全山仪式,甚至有的在安葬完返回半路即折回坟地全山。全山时,孝子要用麻绳将坟冢拉刷整齐,并拉出坟院范围,四角以五谷杂粮纸包埋记,所有孝子左三圈、右三圈为亡者踏院。

  待客。

  庆阳人的丧事大多为三日,最后下葬日方为正事。其余时间的来客一般均以饸饹面待之,第三日下葬时,多为两餐,早上吃饸饹面,称“喝汤”,下葬后备酒席相待,称“坐席”。席间,孝子要向来宾叩头敬酒致谢,所有来宾不能猜拳行令,嬉笑斗趣。

  送七。

  自亡日起,每七天孝子要烧纸送七。早先从家门口烧起,将至坟地的路程分为大约七段。一七一段,每七相接,至七七四十九天到坟上。现大多每期直到坟地。七如逢七(古历初七、十七、二十七)则提前一日。满七后请回灵牌,在家设灵牌香案,备灵亭,孝子、外甥、女婿同来叩祭,然后将灵牌纸活送至坟地烧化祭奠。

  百日。

  亡后百日,亦需提前一日将灵牌请回家中设祭,次日烧送坟头。此外,凡大节令,如冬至、清明或亡者生日,孝子均需上坟烧纸化钱拜祭。惟春节时,多在大年三十将灵牌请回,设灵牌香案贡祭,直到正月初二下午或初三送回。春节请灵祭奠要持续至亡者三周年以后。

  周年。

  周年即亡者去世的一周年、二周年和三周年。其中一周年称头周年,为中祭,多由孝子、女婿、外甥等祭奠;二周年又称望周年,为小祭,只由孝子、女婿等以简单礼仪上坟祭奠即可;三周年为大祭,最为隆重和讲究。一般与葬礼一样,要设祭棚、献纸活,请唢呐,安葬时没有家祭的,还要举行家祭、点朱。有时还要请官、宾、经生。

  庆阳人的丧礼还有一些独特的风俗。凡死于宅外者,灵柩一般不能抬入院内,须停置于大门外。如确需入宅时,需破墙而入;死者入葬全山前,所有孝子均不得入他人宅院;每写灵牌时,都必须“座字”,按“生老病死苦”座定于生老二字上;灵柩抬出宅院,必须将所有纸、吊、丧棒一并收拾干净送至坟地,家中不得遗留等等。


收藏】【打印文章

相关文章

    暂时没有相关内容